明日に向かって生きていくのさ

杂食并丧。

昴喵毛

© 昴喵毛 | Powered by LOFTER

【梁山】兴趣与厌恶(一)

最可怕的事情是
脑洞是我的

非完全剧情向人设
甚至偏离剧情
注意避雷。

——————————————


“张日山是吧,刀伤加炸伤,你是一边放炮仗一边磨刀吗?”

梁湾低头翻着急诊病历悠然自得走进缝合室,抬眸刹那只见张日山转过头看她,梁湾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变得严肃起来。

因为梁湾在张日山的眼神里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医生?”

听到张日山的呼唤,梁湾回过神。

“怎么受伤的?”
“炒菜锅炸了。”
“那刀伤呢?”
“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

梁湾仔细拿着酒精棉球替张日山消毒,低着头全然没感受到张日山打量自己的神情。

“本地人?”
“嗯。”
“一个人生活?”
“嗯,但这跟你没关系,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你定期来医院找护士换药直到痊愈,收费处出门右拐。”


梁湾放下镊子拿起病历单想要离开,张日山眼疾手快用未曾受伤的另一只手抓住梁湾的手臂,张日山明显感受到了梁湾在受到自己触碰时不自觉的颤抖,梁湾用力挣脱张日山并后退几步与张日山保持了一定距离,梁湾脸部的表情毫不掩饰充满了惊慌和些许恐惧,张日山把梁湾的神情尽收眼底,心中疑惑但同时意外的,张日山对梁湾产生了兴趣。

“医生,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你有本事把你的手炸废了,也许我们就能见面。”

梁湾撂下一句话便离开了缝合室。

『帮我查一个人。』
张日山拿出手机把任务传达出去后便拿着单子去收费处缴费。张日山把单子递到收费窗口,窗口收费小哥看了看张日山的脸笑眯眯得的说

“梁医生遇到像你那么好看的病人,肯定又犯花痴了。”

张日山没有回答随即脑子里回想起,梁湾看到自己第一眼时那瞬间惊恐到后来抓住她手厌恶自己的神情,如果不是病例单上写着主治医生『梁湾』的名字,张日山会觉得这个窗口小哥不正常。

张日山缴费完毕想要在医院找寻梁湾的身影,来到主任医师办公室的时候张日山透过门上的窗,看见梁湾再为病人诊治,脸上布满皆是友善的笑容。
不知为何,看到此情此景张日山莫名的不爽,本来就面无表情得脸笼罩着一丝阴沉。

深夜下班回家的梁湾,回到家里没有人约束的梁湾穿着高跟鞋直接走进浴室打开热水,工作了一天梁湾必须泡个澡犒劳自己。热水打开后热气慢慢弥漫着整个浴室,梁湾这时闻到了一股特殊的香气,是自己家里从来没有过的浓郁气味当梁湾还在思考这味道从何而来时,意识突然开始变得模糊,梁湾一个踉跄站不稳要向浴缸里倒去,梁湾没有意料之中跌入浴缸摔得生疼,反而是跌入在一个柔软的怀抱,梁湾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得人是今天在医院里的张日山。
张日山把梁湾打横抱起来轻轻放到床上,张日山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梁湾的脸庞像似怕吵醒梁湾一般,但转而解下领带束缚住梁湾的双手。

“梁医生好好睡吧,等你起来我就要开始了。”



未完待续


————
你们猜我打不打算开车(?

评论(5)
热度(80)